1211宝马在线娱乐

关键字搜索:
当前位置:
陕北高原的神鬼崇拜文化
发布时间:2019-02-06 21:12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草原上的一兵      浏览量:

莽莽的陕北高原,累世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为了讨生活谋生存,他们在劳动生活实践中创造了许多灿烂的文明,包括人们在与自然、社会斗争的过程中产生的许多宗教文化。其中与天地神鬼交往融合的宗教崇拜文化,日益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物质文化生活,值得我们认真梳理爬挖,积极引导服务经济社会发展。

1、敬神 敬神是陕北人宗教文化的重要内容。如果说神鬼文化本身就是人们在物质文化极不发达情况下对自然未知世界的空幻认识,那么,陕北高原极为艰苦恶劣的自然生态环境,使这种对天地神鬼世界敬畏的思想文化,更加深刻地渗透到人们的精神世界中。只要我们认真爬挖,就能大体梳理出这样一些生活现象:

--平时敬神。陕北人认为神神是无处不在的,只要心诚敬神,不管什么人,不管在哪里,不管干什么,都能得到神神的佑护。在广大的农村地区从古至今人们在日常生活时时处处离不开敬神。敬土地神。大多在窑面腿子上面建造了土神窑窑,有的既使住的是土窑也要挖个土神窑,平时隔三差五上柱香、烧点纸,以乞求土地神保佑生活。遇到开春出工犁地,夏日开镰割麦,秋冬粮食入仓储存,都不忘给土地神敬柱香,嘴里念念有词,既在乞求神神帮助,也感谢神神赐予好的收成。敬灶王爷。有些虔诚的陕北妇女,在室内锅台靠近窑面的地方,常年放一碗米面,时不时上面插根香,以求灶王爷保佑全家一年四季有好吃喝。如果是逢年过节或小孩满月、百天等家中吃好东西时,必须先给灶王爷献上一份,以感谢灶王爷的恩赐。赶集遇会庙里上香。陕北地区逢五逢十、或逢三逢七等时节总有农贸集市,人们除了到集市上置办些东西外,免不了顺路到集市邻近的庙宇里烧香瞌头。陕北人经常讲,“礼多人不怪。”大概人们相信对神神也是这样,要时时敬、事事敬,不要害怕麻烦,不要害怕辛苦,只要心诚,神神老家会保佑一家老小、家里二外平安顺祥的。所以,只要有时间有机会,老百姓是不会忘记进庙入寺敬神瞌头许愿的。

--生病敬神。生病敬神是陕北农民极为普遍又至为重要的一项怯灾去病活动。某一天某一家人突然有人生了重病,也就是“要命八分”的病,家里人在赶快把病人送往县城等大医院急诊时,在家的老人忙慌失乱、慌不择路到附近的庙宇里向神神老家祷告。苦难的陕北父老乡亲,在家人突然出现重大灾大病情况下,总是怀疑自己家是什么地方得罪了神神,必须赶快烧香瞌头乞求宽恕原谅,并向神神许愿,如果重病能治好,一定回过头来再好好感谢神神老家。于是我们会经常看到,庙宇里敬神的人排成长队,进入大殿的人长跪在地上,一番这样那样的烧香瞌头、喋喋不休的许愿后,才缓缓站了起来,再次双手合十,深深鞠躬,才一步步后退出了庙门。此时,男人们走出了庙宇,蹲在地畔上“吧嗒、吧嗒”抽着旱烟,以平复刚才紧张的心情;女人们跟着男人出来整理整理头巾,拍打拍打身上的泥土,撩起衣角擦试刚才敬神时流出的眼泪,此时,和男人一样,长出了一口气,嘴里喃喃说,“咋不晓得尔格病怎样了?”

--节日敬神。陕北地区重要节日,人们不仅吃好的穿新的,还要举行各种各样精神文化活动,其中老百姓对神神的尊崇祭拜体现得最为突出、完整、彻底。比如,说书请神。陕北传统的说书艺人在重要节日,或被家户请去上门说书,或到大型庙会说书,或年底说书收绾、新年说书开场,或重大场合举行群体说书竟艺活动,均要在开场前先请神保佑。旧社会,盲艺人从小失明备受生活折磨,命运异常坎坷,他们认为是神灵保佑自己掌握了一门吃饭活命的说书技艺,所以在他们心中也是时时处处小心伺候着神神,在自己说书演艺的重要时机场合,自然忘不了请神求神。比如,起秧歌请神。一个自然村落或乡镇在春节以及其它重要活动起秧歌时,必须先到本地的庙宇给神神请示汇报。按迷信的说法村社四周动响器时,必须先给神神报告,于是秧歌队在伞头的带领下进到庙里跪地唱词向神神报告,一年一度起秧歌了,动响器了,请神神老家准许并保佑。这样的请神仪式结束后,村庄才正式开始闹秧歌“谒门子”。需要指出的是闹秧歌的“吹手”班子也和说书人一样,逢年过节也必须请神敬神,至于怎么个敬法,均根据行业特点,敬奉掌握他们这一行命运的神神老家。比如,打醮谢神。在陕北榆林佳县和子洲县三川口一带,人们利用冬闲特别是春节时时,要举行盛大的“打醮”祭祀活动。据陕北民俗专家介绍,“醮”是祭神的意思,其原始目的是黎民百姓对天上神仙的庇护表示感谢,或祈求平安而举行的祭典活动。这种把祈神酬恩和祭祀鬼神合为一体的民间祭祀活动,十分典型地反映了陕北人对神灵的尊崇和敬拜。白天打醮活动结束后,晚上人们进入了转九曲(俗称“转灯”)活动。转灯,从本质上讲也是老百姓为了求神灵保佑,在一年内驱逐邪魔,消灾免难,祈求五谷丰登、健康安宁的民俗活动。转灯时,照例道士术人高举经幡在前引路,进彩门、入宫口、到中庭等均要停下来由秧歌队伞头唱秧歌歌颂神灵,感谢神仙。乡民们跟随秧歌队鱼贯而入,在灯阵中穿梭往来。转灯的人既高兴又肃敬,既紧张又兴奋,尽管灯场寒冷异常,但信男信女的心是热的,目光是明亮的,脚下的步履是急促的,唯恐自己掉队或走散。

另外,节日里陕北人有上坟敬祖的习俗,其本质也是祈求祖先神灵保佑后辈子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顺顺利利。此外,在过春节时家家户户都要贴上大红春联,挂上大红灯笼,以喜庆、欢乐、吉祥迎接春节。人们除了在门窗、门棂、窗格子上张贴对联和窗花外,还要在粮囤、锅台、箱子、水缸以及院子里的碾磨、牲口棚圈等地方分别张贴米面常有、吃喝有余、衣服满柜、饮水思源、青龙大吉、六畜兴旺等红色短贴,以求方方面面的神仙保佑庄户人家一年四季有吃有穿、没灾没病、平安康乐。

2、驱鬼 神和鬼是相联系的。在黄土高原陕北人世俗的宗教思想中,如果说敬奉神神是虔诚的、热心的,不分时机场合的,那么驱逐鬼神则是紧张的、害怕的,有时是诅咒的,恨得咬牙切齿的,恨得杀了剐了烧了的。这种精神世界的思维活动、心理反应以及生活中的行为表现是十分独特的,具有浓郁的地域特色的。

--请巫神驱鬼。巫,从“工”从“人”,表示上通天意、下达地旨,就是通达天地、中合人意,蕴含着祖先期盼人们能够与天地上下勾通的梦想。在民间,古人认为巫能够与神鬼相勾通能调动鬼神之力为人消灾致祥,如降神、预言、祈雨、医病,等等。在陕北农村地区,巫神主要存在人们生病驱逐鬼怪、乞求神灵保佑的宗教活动中。平时最常见的就是当有人家某人生大病时,或长年生病卧床不起的,或精神上有病的,或经过医院诊治也没医好的病,也就是当人们在疾病面前万般无奈时,他们认为是鬼神赋在病人身上所起的作用,必须要请能与天地勾通的巫神来驱逐鬼怪,消灾怯病。上世纪七十年代,农村人民公社反对封建迷信,但万般无奈的村民社员还是偷偷背着公家人请所谓的巫神来看病。我们记得,当时周家圪崂公社田山渠村有个很有名的巫神,因为其日月“乱包”,生活贫困潦倒,人长得神灵鬼怪,乡民们叫其“憨期世”。这个人悟性很高,也不知某年某月突然鬼神赋身,学会了给别人驱鬼看病的本事,在周围乡民中很吃得开。据说公社干部或民兵多次想捉拿他,但因部分群众信奉他,千方百计给予保护。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后,就不知道其是怎么行医巫神了。

其实,我们现在看边远少数民族地区的群众,也有驱鬼怯怪的文化传统,最典型的莫过于藏民族的曲乃降神佛事活动。西藏人几乎全民信教,他们把人与佛、人与神鬼紧密联系在一起。我们藏民族的综艺节目中常会看到,在大型节庆活动中,藏民族跳舞蹈时他们通常戴着青面獠牙的鬼神面具手舞足蹈,其目的就是以神鬼驱鬼神。陕北黄土高原的人们尊佛崇佛信佛历史悠久,受北方蒙古族黄教文化影响,民间乡村以巫医巫神驱鬼治病也很有历史了,那是劳动人民在疾病面前一种与鬼神斗争的方式了。

--陌送鬼神。家中老人、小孩头痛风发、感冒发热、心理难活,时常睡癔恶梦等,老辈人认为这是妖魔鬼怪缠身作乱,病人的魂魄暂时离身了。于是,也不知什么时候起,家中上了年纪的妇人就开始用请神驱鬼的办法来给老人和小孩陌送了。在沟底的大路上画一个大圈放些吃食东西,烧点黄裱纸,开始念一些咒语,然后三步一回头喊叫病人的名字“回来了!”后面跟着另一妇人或小孩子跟着喊叫“回来了。”意思把病人的魂魄从野外请回来了。叫魂回到家里,先驱鬼怪后安魂,叫魂的妇人念念有词曰:“咋吃也吃了,喝也喝了,你赶快起身另找一个主家!”一番礼仪形式后,终于将鬼怪请出家门送到坡身底下,然后给病人再喝些开水,或申得一点“土药”喝下去,再做得好吃的吃了,过几天病情就好转了,人就可以下地干活了。陌送是陕北农村地区驱鬼安神,治疗非外伤引起疾病的一个重要方法,心理的安慰是至关重要的。比如,一个人老是睡癔做恶梦,这既是身体素质弱的表现,也是长期精神紧张、神情不安的结果,一番陌送活动后,病人得到心理安慰、心理暗示,再加上进行生活调养,人们往往就不睡癔了,也不做恶梦了。按迷信的讲法,鬼怪驱逐走了,灵魂回来安身了,人就回归到正常的生活状态了。

--打烟火驱鬼。神鬼也怕烟火。也许是从人类原始的生活方式起积累的经验,生烟火不仅可以烤煮食物,进熟食热食可以使人进一步增强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同时,人们也发现只要在野外或洞穴打一堆烟火,就可以增强人的安全感,主要是狼虫虎豹不敢近身。基于这样的生活经验,几千年来人们或在野外、或在庭院,或在平时劳动生产,或在某种特定节日皆以打烟火来取暖、来进食、来驱逐野生动物侵害人畜,驱逐神鬼远离人群。陕北农村广大地区,隆冬寒月或春节过后的正月天,农户人家有打烟火、烧火塔塔来进行宗教祭祀的习俗。一般在腊月二十三和正月十五,有的在二月二龙抬头日,都要在自家庭院中用干硬柴如圪针、柠条、粗树枝等拢成一堆打烟火,有的叫跳烟火缭百病,有的是烤被褥去污气,有的在燃烧后的灰烬中埋烧一些面食馍馍,在敬完各路神仙后,家人将馍分而食之,以求满年丰衣足食、百病不生。打烟火还有一种时机是村庄里、邻居家有人病故出殡时,沿途经过的路段、家户,人们必须在路口、院门、街畔上打一堆烟火,既有送亡灵意思,最主要的是防止亡人灵魂进入左邻右舍庭院。

陕北数九寒天没有大型的室内活动场所,为了御寒,在闹秧歌、打醮、转九曲时,均要在不同的场地周围燃烧火塔塔。火碳塔塔和一般烧硬柴的烟火不同,主要是燃烧时间长,既可以照明,又可取暖,也是在野外活动驱逐神鬼和狼虫虎豹侵害的有效方式。

陕北人驱逐神鬼的宗教祭祀方式还有很多,比如过去受艰苦恶劣的环境和生育条件制约,婴孩成活率不高,巫师和信教人就认为是鬼神把婴孩抢夺走了。为预防鬼神夺走婴孩的性命,人们创造了有各种各样的应对方法,极具宗教色彩。如榆林府谷、神木一带有在炕头拴石狮子的习俗。狮子是百兽之王,神鬼自然不敢来侵害。在家中的土炕上,当地人把小孩的小腿拴在土炕上固定的小石狮子上,这样既可防止小孩乱爬从炕上摔倒地下,更重要的是用石狮子震慑妖魔鬼怪不敢来侵害幼孩。还有人家给小孩脖胫和小腿戴上金锁银锁、手镯脚绊等,也是防止妖魔鬼怪侵身的。还有给孩子起野名,如石头、茅铲、狗舍等使鬼怪都厌恶的名字,以求平安。过去我们实在不理解家长怎给孩子起这么难听的名字,后来才理解了是为了好长养,野名耐活,有韧性、能长久。

3、祈雨 黄土高原十年九旱,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在严酷的自然环境面前,把天下不下雨,庄稼有没有收成,寄希望于老天爷身上。本地百姓都有给龙王建庙进奉的习俗。陕北的老百姓宗教信仰具有实用性,在天神、地神、火神诸神中,特别重视对水神龙王的崇拜,以求龙王赐予民间风调雨顺,保证黎民百姓丰衣足食。在民间敬奉龙王的宗教活动中,最主要的是根据年份天气干旱情况,举行祈雨仪式。

--抬龙王。抬龙王也叫抬楼子,主要目的是祈求龙王降下甘霖以滋润万物。在众多的陕北民间歌谣中,有不同版本的祈雨调,这些年著名的陕北歌手贺国丰一首“祈雨”调,给天南海北的人了解黄土高原、了解陕北人自然生存环境提供了范本。陕北高原如果在春夏半月四十天不下雨,眼看着地里的青苗一点一点萎焉干涸,对于靠天吃饭的人来说,庄稼旱在地里,人们急在心里。不知从何年何月起,周围的道士、有些神性的人说,在这大旱季节龙王很忙,被人家请到外地降雨去了,我们必须赶快组织大家把抬龙王请回来降雨。此时焦急万分的农人们还有什么办法,只要老天能降下雨来做什么都行。于是在征得多数村民同意的情况下,某一天村里所有的男人集中在与邻村相间的龙王庙前烧香瞌头,一番既定的程序后,由精壮的年轻人组织好班子,在神人的引导下,抬着有龙王牌位的楼子开始上山下洼、过河越峁奔走祈告,在近似疯狂的奔跑和颠簸后,终于把龙王请了回来,供奉在村中央早已搭好的台子上。把龙王请回来后,乡民们必须奉献上猪头等上好祭品,然后哭诉报告本地的旱情,以感动龙王快降甘霖解救乡民。这时所有的乡民黑压压一片跪倒在龙王牌位前,由领头的人开始领唱哭诉:“干旱了哟着火了\地下的青苗晒干了\龙王救万民哟\清风细雨哟救万民......” 也许是多日暴晒该下雨了,也许是乡民们的真情感动龙王了,就在人们跪在地上祷告时,突然间从西边飘来黑压压云彩,倾刻之间风声大作电闪雷鸣,随及瓢泼大雨从天而降,乡民们高举双手抬头望天大声喊叫,“神神显灵了,龙王降雨了;神神显灵了,龙王降雨了......”这雨或大或小,时间或多或少,总算解除了这多少日的干旱问题,乡亲们干涸的心里终于有了甘霖的浇灌,布满沟壑皱纹的脸上终于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分牲。分牲与抬龙王是紧密相联系的。这了向龙王求雨,就要给龙王敬献美味佳肴。陕北农村地区有什么最好的东西献给龙王以博其高兴呢?只有杀猪宰羊把这些老百姓认为最好的食物献给龙王,才表示诚心求雨。于是在抬龙王祈雨的前夕,庄前里后经主事人商量,根据村民人口多少,采取家家出资的办法集体宰杀一两头猪,除了给龙王敬献猪头外,乡民们也沾敬龙王的光,每家每户分割一两斤猪肉,也分牲肉,以改善一下自过年后再没见肉腥子的苦焦生活。据民俗学家考证,分牲的意义在于把敬龙王与利民生结合起来,体现了天地人神相通,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思想。

分牲是有很多故事的。因为老百姓几净半年了没吃过肉,把每家每户难得的一点分牲肉,要切上一小块送给外婆等娘家人尝尝。家中牲肉做好后,先给土神、灶神敬上一点,给家中的老人舀出一点,然后再把猪肉与白菜粉条炒在一起,或吃米饭,或吃白面,或入落点萝卜包得吃顿饺子。分牲肉所带来的肉香仿佛渗透到饥饿乡民的脑子里。现在我们想起来都觉得那是世界上最香饭菜了。

--击缶送龙。陕北地区干旱的自然环境,要不一月半日甚至更长时间不下雨,要不来一场暴雨把庄稼推得一塌糊涂。黄土高原干旱不行,雨水多了也不行。我们小时候看到,盛夏极端天气下时常下暴雨,特别是庄稼拔节抽穗时突然下了暴雨,并夹杂冰雹时,农人们脸色大变,在惊惶失措中赶快拿脸盆或马勺等金属器物使劲敲打,抬头对着满天的瓢泼大雨和鸡蛋大小密密麻麻的冰雹,大声喊叫:“过去了,过去了,赶快过去了......”过去能过去吗?也许这极端的暴雨天气就是半小时四十分钟,也可能是农人们敲击金属盆器龙王听到了,于是大雨戛然而止,立马云开天晴。农人们赶紧跑出院子到了街畔,只见对面山上的浑浊山水正划划往下倾泄,没多时沟底不知什么人在大喊:“发大水了,发大水了,赶快紧收人畜!”没过多少时间沟底河道的水越来越大,山洪像脱疆的野马向前呼啸而去。农人们几净用木呆的眼光和神情,张望着沟底滔滔的洪水......不少地方的老农们瘫坐地头上,嘴里喃喃而语:“今年咋又跌下年成了!”

时间过了快40年,2017年“6.26”陕北榆林地区的子洲县、绥德县出现的百年不遇洪灾,给上百万群众的生命财产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是祷告老天也弥补不了的。

4、看山 看山与敬神、驱鬼、祈雨一样,也是陕北人农事气象生活的重要内容之一。用唯物史观来分析,陕北农事、民俗的看山有其科学益农的成分。比如,传统农事谚语“早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天上勾勾云,地上雨淋淋。” 等等,均是劳动人民在生活实践中总结出的看天观象测年事方法。但任何事情在老百姓的宗教信仰中又有另一种说法和做法,而且深入到人的思想世界和日常生活行为中。陕北人带有巫术、神性的仙人、道士等就具有一套看山的本领,在民间有一定的影响。

--看山测年景。在陕北,大年三十夜晚(也叫月尽)天气晴朗时,有些懂“五行”的人在子夜时分约几人到高山上观察天象,预测年景。这里的科学意义在哪里?刚立春通过看天象就能测年景好坏让人有些不太相信,但在陕北农村总有这么一些人热衷于观天测象之说,也有不少百姓相信子夜观望星空可预知当年收成情况。从古到今,人们通过观天象来测未来,如测今年出行是否安全,测草原是否风调雨顺,测今年是否有好运,等等。这些在一个地方知名的术士、道士、法人,有的是出自本氏族部落的,有的是专门从很远的地方请来的高人,通过占卜问卦预测未来。我们熟知《三国演义》中诸葛亮在东吴设祭坛借东风,火烧赤壁大获全胜的故事,就是典型的根据天际星象的变化来预测气象的。陕北以农耕生活为主,农民百姓最关心的就是年景收成,所以对天象测年景的热衷和信奉就不足为奇了。

--看山选穴。人在生命垂危和眼看不行的情况下,就必须尽快找阴阳先生看山选穴,陕北人叫“看坟地”。一般把阴阳先生请来,在自己家住的大山上走沟串坬进行勘察。虽然大多数人不懂阴阳八卦和风水占卜之术,但从当代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的角度去审视,选择墓地大不了有这么几个要素:首先要选择在背山靠水的地方为最优。阳宅是这样,阴宅也是如此。背山—靠水体现了中国儒家思想文化回归自然、远瞻后来的意像。其次是阳光充足、植被茂密之地。有阳光的地方有生命,有植被的地方滋养生命。生与死是相连的,死的一刻就是生的开始,先前的人虽死了,但他们的后人还要生活和发展,把父母和亲人的墓地选择在太阳能照耀的地方,预示这家后人兴旺发达。再次是避开山水沟岔。陕北高原沟壑相连,千山万壑中成块的丘陵、平原极少,墓地大多选择在大山上,但有个前提是,坟墓要修在正山梁或山峁上,周围尽量远离山水圪渠,以保墓地周围地形相对平稳完整,也预示后人平安稳定。

陕北人谨慎选择坟地,体现了对死者的慎重追远、尊贤敬老,让他们安稳地回到大地,与大地融为一体。另外一种说法是老人坟地的风水如何,直接影响到子后代的安全、兴旺、发达,这叫德福荫子孙。所以,陕北地区无论是老百姓还是政府部门工作的人,都十分重视老人坟地的选择和营造。有条件的,或社会地位高的,时间宽余的,子女们在老人健康时就请人看山选坟地,并进行营造,其墓地规模较大,造型别致,用料讲究,石活精细,往往会得到众人的夸赞。这是黄河流域汉民族重视逝者回归天地,特别是帝王将相重视身后丧葬的遗风。

--看山修地方。在陕北,看山修地方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受自然地理环境制约,陕北修地方、建窑洞大多在黄土高坡的半山腰上,如果选择不当,随着年代延长、气候变化,时常出现大山滑坡、窑洞掩埋等重大事故灾害。为此,陕北人圈窑修地方极为重视。一般的情况,主人家先大体看一个地方,然后请阴阳先生做勘察。通过阴阳先生现地勘察、占卜问卦,来计算此地是否大吉,能否动土等。用现在科学的建筑选址要求看,不论在什么地方盖楼建房,都要讲究坐北朝南,都要面向太阳,都要有利人们出行生产、生活和健康居住。

基于这些原理要求,陕北人看山修地方大概要把握这些原则:一是要建在半山腰上。如果住得太低,容易在夏天遭遇山洪袭击。二是既要背靠大山,又要尽可能在相对平整的地段修建,以防止大山压顶。必须形成由高至低、层层叠叠、逐渐缓平的窑洞修建格局。三是要选在阳峁、阳湾、阳街、阳圪崂的地方,也就是要选在一年四季、一天到晚能照上太阳的地方。有太阳就有生命,应有温暖,就预示家庭兴旺、人畜平安。所以,陕北人修地方大多修在满年满月满天能照上太阳的地方。

用阴阳道士的说法,看山修地方首先看大山是否空着。如果山神住着或者按神的旨意不宜在此修建,那么地势地形再好也不能选,因为山神的旨意是谁都不能违背的。常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主家不听劝告,非要在此修建,在修建的过程中就极为不顺,出现过塌方伤人等事故。修好地方人住进去后,在夜晚老是听到响动,搞得大人娃娃晚上不敢出门。要不这家人三天两头生病,时常治不好。这时,请有“道行”的人看了一下,人家说你们住的地方有问题。于是,这家人综合了多种情况,被迫搬离这个新修建的地方,只好另外选地方居住。其次,选好地方后,什么时间动土斩地宫,也要请求神的意愿,得选择黄道吉日,得选个艳阳天,等等。

看山修地方也是不得不这么办的法子,陕北黄土高原特殊的地理环境决定必须这样为之。

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陕北高原上累世游牧、农耕生活的子民们,祖祖辈辈、子子孙孙,都在传承着与天地、神鬼既相适应又相斗争的牧耕传统。地理环境决定人们的生活方式,决定人们的精神信仰。在科学和文明还不很发达的情况下,陕北大地的神鬼宗教信仰文化还是与现有的生产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 我们要积极适应之,科学引导之,用科学的昌明、生产力的发达、生产关系的改善来使人们逐步走出神鬼世界的宗教信仰。

编辑:管理员   审核: